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前段时间,长寿综艺节目《快乐大本营》宣布停播,归期不定。

此后,有关“快本跌落神坛”的讨论越来越多,开播24年,这档曾被誉为“综艺天花板”的节目,正在面临巨大考验。

回顾《快本》的成长过程,在《曲苑杂坛》《综艺大观》等晚会类节目占据电视主导地位时,它的诞生打破了当时电视行业一片荒芜的处境。

后来,在各类流量的加持下,《快本》一度被业内争相效仿,却只是“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它一直被“流量”保护得很好。

在节目开播18周年时,时任《快本》制片人的罗昕说:“它的长寿在于我们的用心,就个人而言,我可以说我没有把任何一期节目制作当成任务,每一期节目我们都当自己的孩子来对待。每一期节目我们都希望它是个‘快乐的小孩’”。

如今,这个“快乐的小孩”已经长大,要去接受风雨的考验了。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24年后再讲起《快乐大本营》诞生的故事,那一定绕不开龙丹妮和一个名为《幸运3721》的节目。

上世纪九十年代《渴望》爆红,原本瞧不上电视行业的传统媒体工作者遭遇当头一棒,怎样寻找新出路,成了整个影视行业都在思考的问题。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电视剧《渴望》海报

1995年,被誉为“中国电视第二次革命开拓者”的湖南广播电视台经视频道(简称“湖南经视”)进入开播筹备阶段,八字还没一撇,却吸引了龙丹妮的注意力。

这一年,她22岁,刚刚从浙江传媒大学毕业,在广东阳江电视台找了一份主持人的工作。

出于对电视行业的热爱,她在学生时代就曾与好友何炅到湖南广电面试工作,因为表现优异,二人当场便被留用,还参与了后续的直播舞台。

相当顺利的合作让龙丹妮感到兴奋与愉悦,于是在听到“经视”正在招募节目制作人后,她立马辞掉了工作,回到家乡与老东家再续前缘。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龙丹妮、何炅早年参与节目录制

龙丹妮进入湖南经视时,电视台里一穷二白,办台资金不足,领导不得不贷款负债经营。

创业举步维艰,如何制造收视亮点迈出改革的第一步?众人焦头烂额。

多番讨论后,龙丹妮所在团队提出一个想法:打破传统媒体思维,重点发展娱乐类节目。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龙丹妮

年轻人的全新思维方式让在场所有人惊讶。

靠谱吗?能行吗?不知道,但可以试试。

那之后,龙丹妮带着团队开始了夜以继日的战斗,“大家每天坐在一起,看完了所有当时国外和港台地区最好的综艺节目,还把人家节目组请到电视台讲课”。

由此及彼,举一反三,学习总结了快一年,龙丹妮带着《幸运3721》的策划方案找到了台长。

在那份写满“新构思、新想法”的综艺游戏节目方案里:

观众不再是单纯的旁观者,所有人都可以拨打节目热线报名参与游戏,登台者无论成绩如何都能拿到奖品回家,主持人也可以扮演各种角色参与游戏——

多年后,这一构思演变成了湖南卫视的另一档王牌节目《百变大咖秀》。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何炅、谢娜《百变大咖秀》模仿韦小宝

1996年元旦,《幸运3721》首播,节目还未播完,热线便已被打爆。

此后节目收视率一路飙升,到温兆伦作为嘉宾的节目内容播出时,它的收视率已达到可怕的50%,即:

在某一时间段内,有超过一半的长沙人都在观看这档综艺。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1998年温兆伦参加“幸运”系列综艺录制

首战告捷,湖南经视凭此稳居地方台收视率第一,初出茅庐的龙丹妮也一跃成为了“台里最有价值的王牌制作人”。

见状,湖南广电乘胜追击,决定扩大矩阵,早日完成“上星”计划,“芒果台”湖南卫视应运而生。

彼时,“湖南经视”和“湖南卫视” 对外是同属湖南广电的“兄弟友台”;可对内二者又是“亲兄弟明算账”的竞争对手。

眼见“经视”因《幸运3721》一炮而红,“卫视”也有了制作一档互动综艺的想法。

汲取前者的经验,后者将目标群众扩大,比“幸运”更常见的是什么?是快乐。

《快乐大本营》初见雏形。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龙丹妮主持《幸运3721》

《快乐大本营》项目启动后,谁来当主持人成了首要面临的问题。

去除为“经视”服务的前辈主播,可供卫视选择的人不多。其中,有人担心主持综艺会自砸招牌,有人干脆坦言对《快本》不抱希望,不愿蹚这滩浑水。

无可奈何时,节目组只得像多年前“经视”,放手一搏启用龙丹妮团队一样,《快本》也尝试选用新人主播。

当时,电视台里来了一位大学刚毕业的新闻女主播。年轻、漂亮、时髦,节目组觉得很适合《快本》的整体风格,便相约见了面。当被问到毕业以后选择进入湖南电视台的理由时,女孩说:

“原本是不打算到这里的,因为我觉得湖南台的节目都不好看,有点土。但想想离家近,我就来了。”

女孩直言不讳的回答吓了众人一跳,几秒过后,制片人一拍桌子:有个性,就她了!

而这个姑娘,是当年21岁的李湘。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李湘

当指针滑过年轻的1997年,夹在岁月缝隙中的,是同样年轻的她们与他们。

一切都是崭新的,一切也都是未知的。

那些被命运安排好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对于此刻的他们来说,全都是值得期待的未来。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1997盛夏,《快乐大本营》正式与观众见面。

最初,节目播出采用直播形式,主持人没有台本,除了采访环节和游戏流程,其他内容皆依靠台上人员临场发挥,这便极考验主持人的功力。

节目采用“男女搭配”的双人主持模式,结果不到半年,原定的几位《快本》男主持人便因种种理由相继退出。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李湘与李兵搭档主持第一期《快乐大本营》

流水的男搭档,铁打的李湘。

在最后一位备选主持人也提出“调岗”申请后,节目组慌了。

为了填补空缺,工作人员火速赶往北京,开始在各大广播学院寻找临时主播。

距离下次直播的时间越来越近,可主持人仍没有着落,在众人已做好停播准备时,李湘打破了僵局:

“我认识一个人叫何炅,现在是央视的主持人,你们考虑一下吗?”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何炅与李湘

在踏上“快本”舞台之前,何炅的人生用八个字就可以概括:按部就班,四平八稳。

25岁之前,何炅的青春一直与“保送生”的身份相连。

中考时他因成绩优异被保送进入重点高中,高考时又被保送进入北京外国语学院的阿拉伯语系。

一帆风顺的求学路抹平了何炅对未来的野心,那时他最大的理想是毕业后去当一名小语种老师。

改变发生在1994年。

这一年何炅大二,为了参加中央电视台举办的大学生晚会,他和同学自编自导自演了小品《渗透》。

正式演出开始前,何炅意外丢了隐形眼镜,时间太紧张,高度近视的他只能将就着上台,在近乎“半盲”的状态下完成了整场演出。因为看不清台下观众,何炅心中的紧张被消减了大半,表演也变得格外松弛。

超常发挥的何炅让台下的评委眼前一亮,那之后不久,“金龟子”刘纯燕找到了他,并告诉他央视目前正在筹备一个少儿节目叫《大风车》,想邀请他做自己的搭档。

惊喜从天而降,何炅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他再一次被“保送”进入了央视广播大楼,摇身一变成了“聪明屋里的大拇哥”,从此拿起话筒开始了主持生涯。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何炅与刘纯燕

小有名气之后,何炅曾受邀到湖南电视台录制一档节目。

当时《快本》的演播厅就在隔壁,拍摄间隙李湘去“串门”,恰好看见在台上卖力演出的何炅,“表现得比当天的嘉宾还要努力、用心”,李湘从此萌生了合作的想法。

1998年,何炅的本命年。

按照民间习俗来讲,这是一个“不吉利”的时间节点,可对于何炅来说,他的“快乐”却从此开始了。

这一年,还在央视工作的何炅,接到了李湘的电话。对方说目前《快本》正缺一名男主持人,想请他来“救场”。

何炅有些犹豫,此前他从未参与过直播活动,而且对于综艺娱乐节目也并不熟悉,他担心自己会搞砸,李湘则告诉他:

“没什么可怕的!直播的时候你就跟着我!”

坚定的李湘给了何炅信心,他走上了《快乐大本营》的舞台,开始了往后23年的“快乐旅程”。

出人意料的,何炅与李湘格外默契,呈现的节目效果也获得了一致好评,节目组想与其费劲去寻找新人,倒不如让二人长期合作下去。

但那时何炅已是北外的教师,无法每周五都向学校请假录制节目,权衡之下节目组决定:

将《快乐大本营》的播出时间改为每周六的晚上,如此大家就都不为难了。

几个月之后,何炅正式入职湖南卫视,当得知《快本》还缺一位外景主持人时,他想起了自己的高中师弟兼好友李维嘉。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李维嘉旧照

彼时,李维嘉初入职场,没背景、没经验,只能在各大电视台做助理打下手。

接到《快本》邀请时,他正顶着烈日,扛着摄像机在广场上跑新闻。听到何炅推荐自己去做外景主持人,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李维嘉知道,这份工作同样免不了风吹雨淋,但好歹能在电视上露脸,这是为数不多可以帮他从幕后走到台前的机会。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何炅、李湘、李维嘉

有那么1、2年的时间,何炅和李湘忙着在舞台上蹦蹦跳跳,李维嘉则在演播厅之外拼尽全力。两队人马相辅相成,极大增强了节目的趣味性和互动性,《快本》逐步走上收视率冠军的宝座。

后来节目更新改版,李维嘉也走入了演播厅,原本摇摇晃晃的《快乐大本营》,终于迎来了一个稳固的“铁三角”。

很长一段时间里,何炅、李湘、李维嘉都坚信日子会一直如此。

他们互为依靠,亲密无间,相互拥抱着迎接名气与流量,他们相信“延续快乐”并不困难,但世事总是难料。

何炅、李维嘉、李湘主持《快本》时期嘉宾:李亚军、何晴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在某次录制《快本》的间隙,李湘和何炅谈起了自己的情感状况,聊到兴起时,还是单身的她半开玩笑地说“爱情有时来得很快,说不定我下个月就结婚了”。

那次对话后1个月,李湘真的“闪婚”了。何炅吓了一跳,赶忙向李湘求证,同时又得知了另一个“惊喜”——李湘决定退出《快乐大本营》。

“从毕业就在主持《快本》,我也该去试试别的工作。”

这一年,是2004年。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在为《快本》奋斗的第7年,李湘因为想看看外面的世界,离开了那个曾无比热爱的舞台,收拾起所有行囊一路北上,打算在北京自立门户。

她开始了新的人生征程,可《快乐大本营》却再一次陷入了困局。

“铁三角”的平衡被打破后,何炅和李维嘉时常会感到矛盾与纠结。面对外界围绕“李湘出走”展开的各类猜疑,他们表面回应“一切安好”,内心更多的却是无奈与茫然。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何炅、李湘、李维嘉

失去了李湘的《快本》,曾一度被踢下“神坛”。节目的收视率不断下滑,节目组迫切需要一位女主持人救急——谢娜成为了候选人之一。

早在多年前,谢娜就曾以嘉宾的身份踏上过《快本》的舞台,并在游戏环节扮演了一个“吉祥物”的角色,主要负责搞怪、搞笑。

那天的演出很成功,观众都被谢娜逗得前仰后合,何炅也因此记住了她,“和她在一起很开心,她真的很适合综艺节目”。

于是在李湘离开后,何炅找到了谢娜,就像多年前被劝说“救场”一样,他对着谢娜说出了同样的话,可谢娜并没有立马答应。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何炅、谢娜

很少有人知道,在何炅参加大学生晚会出演《渗透》的那一年,谢娜也在央视的舞台为梦想奋斗过。

只是跟何炅一帆风顺的结局不同,谢娜的“北漂”经历可谓苦难重重。

1994年,13岁的谢娜第一次离开家乡四川,前往北京参加全国推新人大赛。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学生时代的谢娜

海选时,她用川普字正腔圆地表演了一曲《蝴蝶梦》,结果词刚背了两句,她就听见评委对她说“可以了,有请下一位选手”。

那一天,谢娜成了全场唯一一位被淘汰的选手,而与她同台竞技的小伙伴中,还有苗圃和袁泉。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日后,袁泉也成了《快乐大本营》的嘉宾

初次参加大型比赛的经历不算美好,却也坚定了谢娜从事演艺职业的决心。

此后多年,谢娜多次“北漂”参加艺考:

去解放军艺术学院,她因迟到错过了体检;报考中戏,她和邓超同一考场,结果因为“戏剧学院不需要搞怪的”再次落榜;后来到了北电,她又弄丢了准考证,主考官黄磊无奈地问“你怎么不把自己丢了呢”?

寻梦之旅屡战屡败,谢娜只能打道回府,请求“姐姐的朋友的爸爸的朋友”为自己“走后门”,最终以旁听生的身份进入了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学习。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谢娜在电影学校的入学考试

遇见《快本》时,谢娜23岁。

在接连参演《少年英雄方世玉》《一双绣花鞋》等知名影视作品后,终于得到了一些演女主角的机会。

她的梦想是成为“像巩俐一样的演员”。做综艺节目主持人,并不在她的理想清单里。

也许是看出了谢娜的犹豫,何炅对她说:

“你不是一直想给大家带来快乐吗?这里(《快本》)就可以。”

再回忆起决定加入“快乐家族”的那天,谢娜说:

“听完这句话,我就去了,因为我想让大家开心。”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演员时期的谢娜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2005年,湖南广电很忙。

这一年,台里发生了三件大事:

第一,龙丹妮很不爽。此时,她已是湖南经视的副总编辑,进入职场的这几年:

她前脚策划《幸运3721》,湖南卫视后脚开播《快乐大本营》;精心构思的选秀节目《绝对男人》还没播完,卫视又开始了《超级男声》的海选,后来又凭借“超女”占尽风头。

“经视想点子,卫视捡漏子”,龙丹妮的气愤与尴尬无以言表,无可奈何时,她向领导递交了辞职报告。

虽然此事最终因龙丹妮“是湖南人,对大家有感情”作罢,却也实实在在地吓了众人一跳。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龙丹妮

第二,多位湖南经视核心成员,因疲于与湖南卫视“兄弟相残”,跳槽转战上海东方卫视,人才大量流失,而这其中便包括了《明星学院》的制作人叶烽。

后来,他带领团队一手策划了选秀节目《加油!好男儿》,并在多年后创立了“笑果文化”。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笑果文化”创始人 叶烽

第三,谢娜正式加入“快乐家族”,却饱受质疑,有人扬言“若谢娜继续主持‘快本’,自己将永远不看湖南卫视”。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谢娜彻底崩溃了。

她哭着拨通了何炅的电话,表示想让一切到此为止。

内外夹击中,湖南广电只得想办法攘外安内。那段时间,电视台一边在“经视”稳定军心,一边又在“卫视”搞起了《闪亮新主播》的选秀。

如此既分散了舆论的注意力,还能趁着“超女”选秀预热,再赚取一波流量。

吴昕和杜海涛,便在此时走进了大众视野。

那一年,杜海涛18岁,吴昕22岁。

抱着对《快乐大本营》的无限崇拜和向往,他们报名了《闪亮新主播》,并取得了冠、亚军的好名次。

按照比赛规则,二人顺利成章地成为了《快本》的主持人,并与何炅、李维嘉、谢娜组成了“快乐家族”。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闪亮新主播》时期的吴昕、杜海涛

2006年,“快乐家族”开始以5人形式亮相。

万事开头难,对于吴昕和杜海涛来说,最初加入“快本家族”的日子,特别难。

吴昕说,最初主持《快乐大本营》的那几年,是“生命中最不自信的时光”。

那时候,她和杜海涛还未在舞台上摸索到自身定位,时常会面临“冷场”的窘境。

辛辛苦苦地录制了几个小时,最终节目播出时二人只剩下几秒钟的镜头。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快乐家族早期合影

诸如此类的事情不断发生,有关吴昕和杜海涛“主持水平”的争议也随之而来——事实上,争议至今仍存在。

面对网络上的恶评,吴昕和杜海涛时常会抱头痛哭,她们深知这是公众人物理应承受的压力,却也对眼前的一切万分沮丧。

“你们为什么骂我?”

同一个问题,吴昕和杜海涛问了很多年。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吴昕、杜海涛

也是在那几年,“快乐家族”开始变得密不可分。

他们时常一起喝酒,每每在饭桌上聊起往事,都会为彼此痛哭流涕;

他们喜欢一起旅行、唱歌、打游戏,然后将过程中发生的趣事编成段子,在《快本》的舞台上和观众一起分享;

他们选择在同一个小区里买房,只要有任何一个人“出现状况”,其他人便可随叫随到。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共同走过困难时光,“快乐家族”渐入佳境。几年中——

何炅从“炅炅”变为“何老师”,江湖地位一目了然;

谢娜、张杰相识、相恋,成功走入婚姻殿堂,有关二人的情感新闻,长期占据娱乐媒体头版头条;

李维嘉、吴昕、杜海涛忙着各自创业、演戏、写书、参加真人秀,影视歌多栖发展,终于也从“新人”熬成了前辈。

2010年,“快乐家族”组合出演电影《嘻游记》,同年发布专辑《快乐你懂的》。凭借着不俗的电影票房和销量,他们一度被媒体称为“内地年度最受欢迎组合”。

主持团人气飞涨,《快乐大本营》也不断被“流量”选中。

毫不夸张的说,《快本》曾是娱乐圈新人赚取舆论关注的最好平台,没有之一。

周杰伦、梁静茹、EXO、TFBOYS、杨幂、赵丽颖、李易峰、井柏然、刘昊然、欧阳娜娜、马思纯……

如今所谓的“小花”“小生”“天王”“天后”,在新人阶段都曾在《快本》的舞台上,体验过被流量拥抱的快感。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刘昊然参加《快本》录制

王志文、史可、江珊、许亚军、田震等如今鲜少参加综艺节目录制的演员、歌手,也曾接受过《快本》的独家专访,其中贝克汉姆和J.K.罗琳更是为其贡献了综艺首秀。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贝克汉姆做客《快本》

巅峰时期的《快本》是“流量的制造机”。

超高的知名度与关注度,让它成为了许多明星艺人的“综艺首选”,因此它足够“好看”,也足够特别。

可任何事物的发展都逃不过“由盛及衰”的自然规律,《快乐大本营》亦是如此。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没有人能说出“快本效应”是在何时消失的,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2017年,龙丹妮正式辞去自己在芒果传媒的一切职务,创立“哇唧唧哇”风风火火地开始了新一轮“选秀改革之战”,奈何旗下艺人状况频出,“流量王国”摇摇欲坠。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极为巧合的是,龙丹妮走后,“快乐家族”也陷入了某种怪圈。

先是吴昕售卖的二手衣物被指价格虚高,再是有人爆料杜海涛在剧组“耍大牌”,何炅深陷“吃空饷”谣言,谢娜与张杰的情感话题已是老生常谈,李维嘉因“暴瘦”“情绪失控”“情变”等新闻,多次被送上微博热搜……

“成员内讧”“消费粉丝”“捧高踩低”“代言事故”等讨论愈演愈烈,“快乐家族”的每一位成员不得不接受新一轮的舆论审视,《快乐大本营》也终于走到了分岔路口。

如何走出困境?

《快本》和“快乐家族”都在思考。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与此同时,隐藏在诸多问题背后的一个结论显而易见:

在网综、网剧、短视频遍地开花的全媒体时代,人们对于“好节目”的定义已越来越专业、严格。

《吐槽大会》《极限挑战》《奔跑吧兄弟》《脱口秀大会》《奇葩说》《中餐厅》……

这几年,各类综艺节目层出不穷,幕后团队绞尽脑汁地寻找新点子、新段子、新爆点,渴望在越来越拥挤的流量赛道上获得一席之地。

对比之下,“很有情怀”的《快本》似乎没有追上观众的“审美”。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在互联网还是罕见“舶来品”的时代,电视是丰富精神世界的重要途径,而《快本》的取胜关键便来自于此——它总能给观众带来无尽的新鲜感。

早期的《快乐大本营》很擅长制造话题,有趣的游戏环节搭配着犀利、巧妙的采访提问,观众时常能借此看到明星的另一面。

后来的节目善于“堆砌”,将多位流量明星和各类老牌游戏一股脑地推上舞台,“大杂烩”一般的环节设定时常让人摸不着头脑,更别说从中获取“新看点”。

从前被“流量”追着跑,如今追着“流量”跑。

当原本充满趣味、创新的环节,全部被换汤不换药的枯燥游戏和明星作品宣传代替,这样的《快乐大本营》还能让人“快乐”吗?

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自己的回答。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在某次录制《快本》时,何炅谈起李湘离开时自己的心境:

“那时候节目收视率下滑得很厉害……当时她(李湘)就说,‘炅炅你来和我一起干’。那个时候,包括我最好的朋友都劝我说,句号要划在句子最漂亮的地方,不要等到句子已经没人再听的时候。可我觉得,《快乐大本营》真的给了我很多,如果真的有一天这个节目是在我手里做死的,我也觉得那是一种荣耀。”

说这话时,何炅一定没有想到,“意外”会来得如此突然。

快乐大本营,凉了吗?

2021年10月9日,湖南卫视宣布《快乐大本营》暂停播出,进行“升级改版、更新换代”。

此时,距离1997年《快本》首次与观众见面,已经过去了整整24年。

从宣布改版至今,“快乐家族”成员没有合体露面。在分开旅行的这些天:

何炅低调参加朋友聚会,酒过三巡,他转身拥抱周迅,而后掩面哭泣。

谢娜做客《脱口秀大会》决赛现场,那天她半开玩笑地和杨笠说:“这才有多少人骂你啊?你知道有多少人骂我吗”?

李维嘉、吴昕、杜海涛仍在为各自的网络综艺忙碌,却再未公开露面。

“快乐家族”好像并不快乐。

如今,没有人知道《快乐大本营》会在何时以怎样的形式回归,也没有人知道回归后的“快乐家族”是否还能再续辉煌。

《快本》为众人留下了很多问号,以及一些怀念。

人们怀念的,是那些与身边人一同等待《快本》开播的开心岁月。

那时候,没有朋友圈、没有短视频、没有耸人惊闻的热搜,大家围坐在电视机前,窗外是万家灯火,屋内是主持人极为清脆的口号声:

“快乐大本营,天天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