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误会马思纯了,抑郁孩子背后,往往是一个生病的家庭

别再误会马思纯了,抑郁孩子背后,往往是一个生病的家庭

很多抑郁症孩子一开始还会求救,想得到心灵上的慰藉,却得到了父母这样的回复:“看什么医生?无病呻吟就知道给家里浪费钱,矫情”……被忽略得多了、嘲笑得多了,就会失去求救的能力,然后微笑着毁灭自己。

正文共:2749字 8图

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01

近日,随着电影《第一炉香》的上映,女主角马思纯的恶评再一次席卷了网络。网友们再一次毫不留情地公开审批了马思纯的身材:“身形不够纤细没有小白花感,全片都是这种宽松或者有披肩的衣服,不知道的还以为怀孕了。”

“胖了、不美、演技尬、装文艺……” 这些年来,围绕着马思纯的议论和嘲讽,从未停止。

别再误会马思纯了,抑郁孩子背后,往往是一个生病的家庭

网友指责马思纯作为一个女演员,连最基本的身材管理都做不好。

前不久马思纯出现在一档综艺节目里,起初她见到嘉宾时,状态略有些畏畏缩缩,不够自信。直到和嘉宾们熟悉了,才打开自己的话匣子:一直以来,她都靠吃药来控制抑郁,3天长胖8斤,十几年没有睡过好觉。而心理的症结,反馈在身体上,就是一连串的生理功能失调。

“最严重的时候,身体会变得很僵硬,腿却很软,眼睛短暂失明,并且还有很严重的气喘,很无助。”

众所周知,马思纯的人生起点并不低,她的小姨是蒋雯丽,自幼就有接触荧幕的机会,在别人跑龙套的时候,她却轻松地进入了娱乐圈。不仅颜值高,演技也不差事儿,还曾和周冬雨一同摘下金马奖双黄影后。

别再误会马思纯了,抑郁孩子背后,往往是一个生病的家庭

马思纯小姨蒋雯丽,姨夫顾长卫,可谓出道即颠覆。

因此很多人不理解,如此优秀顺遂的马思纯,她怎么还抑郁了呢?

02

那个被半个娱乐圈群嘲的马思纯,首次在微博上公开了自己患上抑郁症的始末。

她说,自幼被家庭教育灌输的理念——“为别人着想”,可能就是这些年导致抑郁的最大心魔,没想到,简单的几个字却引发了无数网友的共鸣。

在大众印象里,马思纯和其他女星不同,虽然生活在五光十色的娱乐圈,却给人一种“乖乖女”的形象,这个形象的背后,就是父母教育的结果。

马思纯坦言,从小家里的长辈就教育她要听话,要懂得谦让和为别人考虑。

这样环境下长大的马思纯,养成了“宁愿委屈自己,也不会麻烦别人”的性格,她在任何事情中都会以别人为中心,在没有自我的世界里越陷越深。

别再误会马思纯了,抑郁孩子背后,往往是一个生病的家庭

不管是小时候还是长大后,马思纯都活得小心翼翼,生怕自己的举动给别人带来负担,甚至到了高速服务区都不敢上厕所,因为怕司机觉得麻烦。

她吐露出自己之所以这么敏感,这么难为自己,是因为她从小就害怕别人生气、害怕别人难过、害怕别人不喜欢她…

别再误会马思纯了,抑郁孩子背后,往往是一个生病的家庭

但是很多时候,过于在意别人的感受,忽略自己,最终只会让自己变成一个被不断拉扯的皮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断了。

另外,不只是平时与人接触要压抑自己的想法,就算遭遇了不公平的待遇,马思纯的父母也不会让她有机会表达自己的心理诉求。

早在读书时,马思纯曾遭遇过校园霸凌事件。但当她将自己的遭遇告诉父母时,没想到父母只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不要理会她,你只要证明自己比她活得好就行了。”

父母的无所谓,将马思纯推入了痛苦的深渊,她除了压抑自己的悲伤外,别无他法。

归根结底,原生家庭的不当教育方式,扼杀了马思纯的快乐源泉,而她的经历也是千千万万个中国家庭的缩影。

03

在未成年人抑郁症的病因里,永远有中式家长不可撼动的位置,所有人都知道,只有他们本人不知道。

最近几年,孩子患抑郁症已经不算新鲜事儿了。

2018年,北医儿童发展中心曾发过一篇中国儿童自杀报告——《你知道中国是儿童自杀第一大国吗》。报告中提到一则数据,在中国,每年约有10万青少年死于自杀。每分钟就有2个人死于自杀,还有8个自杀未遂。

孩子是社会单位中最敏感脆弱的部分,在社会的剧烈变化中,孩子也是最需要关注和保护的部分。儿童、青少年抑郁症是一个复杂的结构性问题,但其中最重要的一环,永远都是家长。

别再误会马思纯了,抑郁孩子背后,往往是一个生病的家庭

电视剧《小欢喜》中,因为父母离异和母亲的“高要求”,孩子终于顶不住压力病了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临床心理中心副主任医师林红表示:

孩子是最容易吸收整个家庭困难的,孩子病了,往往都是家病了,如果这整个家的病没有治好,你只治其中一个人是不够的。

环顾四周,千千万万名和马思纯父母一样的中国式家长,是否也曾在孩子遭遇欺凌时“无动于衷”,是否总爱不可一世地否定孩子的骄傲与梦想,是否又把孩子当附属品一样全权掌控着他们的人生。而这一切,在这些父母眼里,却都似乎是“以爱之名”。他们甚至不知道正确爱彼此、正确爱孩子的方式,所谓的爱都带着枷锁、条件和世俗框架。

别再误会马思纯了,抑郁孩子背后,往往是一个生病的家庭

在这样缺乏共情的大环境中,青少年抑郁症最可怕的地方不是它无法治疗,而是父母不但不重视,甚至对抑郁症充满了无解。在不胜枚举的青少年抑郁症案例中,孩子们被父母戴上了“矫情”和“懦弱”的帽子,回馈他们的似乎也只有嘲笑和责怪。

不被理解的孤独,注定让抑郁的孩子更加绝望。这是一场无形的较量,对手很强大,可孩子却没有帮手,只有孤军奋战,一不小心,就掉进万丈深渊。

另一方面,没有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一个“病人”。尤其是抑郁症,外表上看起来与常人无异,父母更不希望给孩子贴上患病的标签。他们一方面否认,一方面用自己的世界观尽量合理化解释抑郁症。

很多孩子都说:“他们或许很早就知道我有抑郁症,但他们好像不愿意承认。

04

2000年,美国南加州大学药学院梁京院士,首次提出“抑制神经受体-导向支撑蛋白理论”,她指出:一些青少年长期处于高压力、不规则睡眠、突发恐惧、家庭暴力等环境中,导致其大脑抑制神经系统受损,最终就会出现失眠、焦虑、记忆力下降,甚至是有自杀倾向的重度抑郁的症状。

而《中国国民心理健康蓝皮书(2019-2020)》显示2020年,中国有24.6%的青少年抑郁,其中,轻度抑郁的检出率为17.2%,重度抑郁为7.4%。

别再误会马思纯了,抑郁孩子背后,往往是一个生病的家庭

各样本抑郁的检出率(%)

这意味着,在中国,因为种种因素,每四个家庭就有一个抑郁的孩子。

对此,梁京院士表示:抑郁孩子的家长,其实更需要进行心理咨询!

首先,因为孩子的心理问题往往来自于家庭,家长的改变,能够关键性地阻断问题的发生。当家长表示“我正在进行心理咨询”,这就是一个重大的正面暗示,表达了家长们“我知道自己过去的教育问题,我需要改变”的内心活动,这也是对孩子的重大安慰和精神带动。

另外,在孩子的心理问题干预过程中,如果家长长期尽心负责,那他们也相应承载了巨大的压力和挫折,承载了教育失败带来的重大情感创伤。客观上家长也需要受到安抚和照顾。

所以,家长进入一个严肃正式的心理咨询,是非常重要的。

脑悦康希望,面对孩子抑郁这件事儿,每个家庭都愿意通力合作,而不是像一座孤岛一样孤军战斗。心理障碍,是孩子童年一场不能输的战斗,它需要一个家庭的共情和接纳,勇气和知识,也需要前进路上的同行者彼此带动与激发。也许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们慢慢地也会发现,抑郁也许并不是敌人,而是一个契机,给了一个机会探索家庭的意义,建立珍贵的链接,分享美好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