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货首秀卖了2.3亿,黄子韬是直播界的新“天花板”?

带货首秀卖了2.3亿,黄子韬是直播界的新“天花板”?

文/胡语彤

编辑/安娜

这几天,黄子韬的直播又㕛叒叕出圈了。

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咆哮式、不做作、真实的直播间风格,黄子韬这回在线怒怼“酸民”、宣称没有脚本等接地气的举动博得不少路人好感。而就在看客们还在感慨着明星直播界诞生了一颗“带货谐星”的时候,黄子韬团队便已宣告达成首秀2.3亿GMV的亮眼成绩。

在本次直播长达11小时,订单总数突破160万,其中单品销量超7.46万单,而黄子韬本人的快手粉丝数量也增长了120万有余。

这庞大的数据背后,反映的是明星带货不容小觑的影响力。

自淘宝、抖音、快手等电商平台兴起后,除了头部电商主播之外,邀请明星带货成为众多品牌方青睐的方式之一。早期的明星带货方式一般是邀请明星来直播间当做客嘉宾,再到后来明星亲自上阵主持介绍产品,而现在有部分已经转变成为了专职主播。

如今,随便点开某电商平台的主播销量榜,明星主播势力已与电商直播达人们开始抢占榜位。而在这场电商争霸赛之中,谁又是那个真正赢家?

首秀战果不意外

黄子韬首秀啊,为什么如此成功?

在这场直播中,黄子韬曾强调:“我这辈子不知道什么是假的,我的直播间里没有脚本。”他的表现也如他所说的那样,在推销产品上直言不讳。在售卖牙刷的时候,黄子韬手拿薄荷色电动牙刷,嘴里却说的是“虽然这个颜色是稍微丑了点,我不喜欢,我也不可能什么都说好”,眼看直播间要变身成吐槽大会的时候,一旁的工作人员才连忙说到“它功效好”。

带货首秀卖了2.3亿,黄子韬是直播界的新“天花板”?

与别家的直播间的画风截然不同,顾客们看的就是“真诚”二字。为了进行选品,官方号称准备了一年多时间,每款产品都由他本人亲自试用。而无论真假,黄子韬这场带货首秀都太懂如何抓住消费者的心了。

作为前知名韩团成员,黄子韬自2011年出道以来积累的粉丝基础庞大。目前在新浪微博的粉丝数量达6658万,快手平台粉丝也超出2800万。其中,以购买力强劲的女性粉丝居多。

黄子韬团队也深知其粉丝的构成主体,在选品上也偏向女性。本场直播中,美妆护肤商品作为主推产品,而还有一部分是日用百货、珠宝配饰,直接覆盖了各个年龄段的女性观众。结合飞瓜快数的数据统计,美妆护肤商品销售额成为“主力军”,占比高达44.35%,而其中欧诗漫的护肤套装卖出4.2万件,单品总销售额超2000万。

据了解,去年10月快手官宣黄子韬成为官方代言人。此后,黄子韬在快手平台的直播和内容宣发都受到官方流量扶持,这一次直播也不例外。当天,黄子韬的快手直播间观看累计突破4千万,有关“黄子韬带货首秀”的话题在多家平台热度持续攀升。

凭借着率性耿直的带货形象,以及女性强大的购买力再加上平台的流量扶持,黄子韬的首战成果便显得没那么意外了。

抖快掏明星扎堆,带货究竟多赚钱?

2019年,电商平台正值风头,淘宝率先成为第一个“吃螃蟹”,正式开始“启明星计划”邀请百位明星入驻淘宝平台。此后,抖音、快手等平台也加入争抢明星主播矩阵的行列中来,截至2020年底数据,抖音已入驻超出3000位明星,后来居上的抖音目前是明星带货的主战场。

今年双十一预售,淘宝放出700多位明星将扎堆直播的消息,而快手116购物狂欢节上也将邀请30+组当红明星与快手头部达人进行联动。

根据红人点集公布的9月淘抖快数据显示,目前销售额排进前50的明星有舒畅、贾乃亮、朱梓骁、主持人沈涛等人,而这几位明星的直播平台都来自抖音。

带货首秀卖了2.3亿,黄子韬是直播界的新“天花板”?

再看平台内部比较,9月份淘宝上榜明星有主持人左岩、林依轮、芒果台魏凯辰,其中最高月销售额9969.6万来自左岩的直播间,与同平台的两位头部主播薇娅、李佳琦都存在较大差距,且不难发现这些上榜明星以主持人居多,对于主播的口才能力有一定要求。快手榜上明星更是少之又少,9月榜单仅上榜演员闫学晶一位明星,月销售总额为6791万。

那么明星带货,赚钱吗?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从淘宝、抖音、快手的抽成比例来看,淘宝和抖音平台的比例都在30%以上,快手比例为15.75%。以一个月2.79亿的销量额来算,以31.5%的比例来算,舒畅及她的团队可以获得8788.5万的佣金,甚至是更多。

带货首秀卖了2.3亿,黄子韬是直播界的新“天花板”?

如此高昂的收益回报,促使一大波明星迈入“真香”行列,开始做起了主播。

就像黄子韬爆出的内幕:明星选择带货而不是代言的原因,很大程度是因为能从中赚取更多的利润。如果是代言直播,需要经纪公司和中间商去与品牌商议差价,赚到钱后再由经纪公司分给艺人。明星本人带货则是直接与品牌商合作拿到最低价格,从而省掉这笔中介费。

平台和品牌想借明星的影响力起势,明星们也想从中赚得一笔,从长远来看还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但平台之间如何争夺这股头部带货明星,还是不小的考验。

MCN成幕后推手

有网友看到昔日影视剧里的演员,褪下光环坐在直播间里如同市井商人似的吆喝卖货,直呼滤镜碎了一地。

不仅仅是豁出个人的脸面,明星在直播的过程中也存在很多翻车风险,稍不留神就被批“晚节不保”,只能站出来落泪道歉。

带货首秀卖了2.3亿,黄子韬是直播界的新“天花板”?

618期间,因带货商品的质量存疑,60多岁的老戏骨张晨光陷入舆论泥潭。网友们质疑其推荐的酒水有勾兑的嫌疑,并在直播间内进行了猛烈的人身攻击,嘲讽其晚节不保,最终以老演员崩溃哭泣和道歉草草收场。无独有偶,近日辰亦儒也因疑似销售假货遭到质疑,泪洒现场却引发网友吐槽。

在选品风险下,明星的口碑俨然成为了“高危物品”,而消费者不认眼泪只认商品的态度,也让后来涉足直播界的明星上更为小心谨慎。

因为缺乏指导,明星大多数没有直播经验,且在卖货能力上也难以与专业电商主播相提并论。所以很多明星直播仅在首秀表现亮眼,但后劲不足。就如今年618,歌手林依轮拿下淘宝明星带货直播榜的桂冠,如今已然跌至20名开外。

于是乎,MCN机构的作用开始发挥出来了。

在策划直播,选品组货、谈价和直播间操盘等环节上,MCN机构能为明星提供更具专业性、流程化的服务支持。

带货首秀卖了2.3亿,黄子韬是直播界的新“天花板”?

据悉,今年7月份,由黄子韬担任董事,另一家MCN机构杭州遥望网络科技公司持股46%,共同成立了望望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本次带货首秀,黄子韬第一次以望望龙董事长的身份亮相直播间。

在这场直播中,MCN机构遥望派出旗下知名主播“瑜大公子”强强联动,借此实现GMV最大化。

明星工作室与MCN机构合作形式已经屡见不鲜了,朱梓骁背后是愿景娱乐,戚薇背后是罗永浩的交个朋友,贾乃亮和娄艺潇背后则是遥望网络。还有明星甚至自己当上了MCN老板,去年6月,胡海泉创办了MCN机构聚匠星辰,也帮助于震、任重、佘诗曼等明星艺人实现单场千万GMV目标。

从长远角度来看,有了MCN机构的支持,推动明星电商常态化、规范化更是如虎添翼。随着明星带货矩阵逐步稳定下来,这对于电商平台、MCN和明星三方来说都是共赢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