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亭迷雾》看似皆大欢喜的结局,其实为另一起谜案埋下了伏笔

在困扰了观众两个星期后,《八角亭迷雾》总算是结局了,剧中主要的两起案件已经查清,凶手就是昆剧团的团长丁桡烈,想不到为人师表的他,背地里竟然有另外一幅面孔,关键还有异装癖,周亚梅为了包庇自己的丈夫,甚至不惜抛尸了。这对夫妇太可怕,表面和善,内心邪恶。

《八角亭迷雾》看似皆大欢喜的结局,其实为另一起谜案埋下了伏笔

时隔19年,凶手总算是抓住了,玄家人多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玄梁不再神经兮兮,选择对女儿念玫放手,玄珠也放下了多年的心结,选择跟家人重归于好,就连玄敏也怀孕了,袁飞期盼了多年的爸爸身份,总算是有了着落,可这看似皆大欢喜的结局,其实为另一起面埋下了伏笔。

《八角亭迷雾》看似皆大欢喜的结局,其实为另一起谜案埋下了伏笔

丁桡烈可以伏法,跟袁飞有很重要的关系,因为是他先发觉昆剧团有些不对劲的,并利用念玫勾引丁桡烈,诱导他说出当年的罪行。当然了,前提是要经过念玫和玄家人同意的,而且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袁飞几乎在昆剧团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丁桡烈上钩呢!按理说他应该是头等功,毕竟破了19年前先后两起案子,可局长的到来不仅没有夸赞袁飞,反而还把他的队长头衔给卸了。

《八角亭迷雾》看似皆大欢喜的结局,其实为另一起谜案埋下了伏笔

局长之所以会这么做,原因很简单,就因为袁飞身为一名人民警察,竟然把一个小女孩当成了勾引凶手的人质,虽说念玫没事,但对于警察局来说却是莫大的耻辱,所以局长撤了袁飞的队长头衔,还记了个处分,很显然,袁飞的待遇是不公平的,但这是局里领导的决定,即便是头等功都能给你记过一次。

《八角亭迷雾》看似皆大欢喜的结局,其实为另一起谜案埋下了伏笔

这朱胜辉的案子刚破不久,局长再次通知,西昌市接到报警,说又有一次命案发生了,警察们再次整装待发,准备迎接下一场凶杀案。看来这又是一起谜案呀!试想一下,多年来连一个小偷都没有的城市,为何在短短时间内,出现了两次死亡事件,而且相隔时间这么短呢?莫非在另一个地方,还藏着像丁桡烈一样的恶人?

《八角亭迷雾》看似皆大欢喜的结局,其实为另一起谜案埋下了伏笔

看来这八角亭的迷雾还是没有散去,玄珍与朱胜辉的死虽说是重见天日了,可谁又知道,下一个被害者又是谁呢?到底是警察局的疏忽,还是说这个镇子上的人们生活得太压抑,一个个都想在犯罪的边缘上来回试探呢?袁飞队长被撤一事,是否跟西昌市的案件有很重要的联系呢?毕竟朱胜辉案件刚发生的时候,袁飞就因为亲戚关系被撤过一次队长的头衔。

《八角亭迷雾》看似皆大欢喜的结局,其实为另一起谜案埋下了伏笔

就是想知道西昌市的命案,跟玄家还有没有关系了,好不容易将困扰了19年的罪恶感给散去,如果再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恐怕玄家这日子怕是没法过了。还有最终丁桡烈的结局,还有周亚梅怎么样了,都没有交代清楚,莫非也是在为后面的案情埋伏笔?最后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觉得西昌市的案子,跟袁飞队长被撤一事,有必要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