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长津湖》:追着火车给志愿军战士投掷棉衣符合史实吗?

电影《长津湖》再创佳绩,根据《上津湖》电影官方公布的数字,截止2021年10月4日12时,《上津湖》的观影人次高达3000多万,猫眼评分9.5分,总票房已经突破了17亿元,打破了中国电影史上的12项纪录。这部由黄建新担任总监制及编剧,陈凯歌、徐克、林超贤担任监制及导演,由吴京、易烊千玺领衔主演,朱亚文、李晨、胡军、段奕宏、韩东君、张涵予、黄轩、欧豪主演的影片自上映以来,就好评不断,各大央媒更是不吝溢美之辞,纷纷为其点赞。

还有网友在电影正片结束后,看完了长达7分钟的片尾滚动字幕留言说:青山犹在,致敬先辈。走出影院,看到外面万家灯火,高楼林立,热闹非凡,想来便是电影《长津湖》最后的彩蛋吧!

在电影《长津湖》中,以吴京饰演的伍千里为代表的志愿军战士在边境线集结待命时,突然接到了上级命令,要求七连战士紧急入朝,将前线急需的无线电台和译电人员护送到朝鲜战场。接到命令后,七连的战士们顾不上携带棉衣、棉被,纷纷登上了开往前线的火车。车站的工作人员为了尽可能得让七连的战士们不挨饿受冻,纷纷拿起车站上打包好的棉衣棉被抛向了奔驰的列车,没有拿到打包好的棉衣棉被,就脱下自己身上穿着的棉衣,扔给了七连战士们。影片中,易烊千玺饰演的伍万里还接住了一名车站小姑娘扔上来的一条红色的围巾。

自动草稿

其实,这不是电影的艺术夸张,而是一段真实的历史。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政府无视中国政府的再三警告,悍然出兵朝鲜,并把侵略的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境线,严重威胁到了我国的领土安全和领土完整。为了保家卫国,捍卫和平,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拉开了抗美援朝的序幕。

远在江南集训,准备渡海收复台湾的第三野战军第9兵团亦在入朝作战序列中。第9兵团除了第23军继续留在江南参与剿匪作战外,其余的第20军、第26军、第27军全部作为东北边防军的二线部队,随时准备入朝参战。第9兵团的3个军15个师,15万大军的大规模调动,本就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特别是当时才建国一年,各野战部队几乎没有军需储备。虽然在朝鲜战争爆发以后,总后勤部、财政部向中央建议,由华北、东北、华东、中南提供5万套棉衣供往东北。然而,由于战局的迅速恶化,这些棉衣订单还没有完成,志愿军部队就已经开始入朝了。

自动草稿

第9兵团在山东秦安、曲阜、大汶口休整期间,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曾找到山东军区司令许世友,请他帮忙筹集过冬的棉衣。许世友非常痛快地答应下来了,立即下令各部队尽快筹集这些过冬的棉衣。

然而,还未等到这批棉衣做好,第9兵团就接到了上级的命令,立即提兵北上,连作战动员都是在行进的列车上开展的,根本就等不到还在赶制中的棉衣。第9兵团抵达东北后,根据作战计划,1950年11月4日,第27军由安东(今辽宁省丹东市)入朝;11月12日,第20军由辑安(今天吉林省集安市)入朝;11月19日,第26军由临江(今吉林临江市)入朝,分别到达了预定的集结地域,开始进行战前准备。

时任东北军区副司令的贺晋年,为了让前线的将士们能多穿一点棉衣,甚至不惜冒着违反军令的风险,下令火车迟开三个多小时,筹集了一部分棉衣棉被送到了车站。同时,贺晋年还动员机关人员将自己身上的大衣、棉帽统统脱下来,直接送给了在沈阳短暂停留的第20军的战士们。

自动草稿

但是,由于军情紧急,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让部队下车换装了,贺晋年就带领机关人员在车站采取向车上“扔东西”的方式,给战士们尽量多的冬装。在沈阳皇屯站,由于火车不作停留,车站的工作人员只要看到有军列开来,就朝车上扔棉衣、棉帽。

原第27军79师236团1营教导员李烦章回忆说:沿途大小车站都堆有棉衣、棉帽等,不要手续,上去就扛。我们营棉衣、棉帽、大衣都弄到了,就是没有抢到棉鞋。

然而,由于军情紧急,这种靠沿途向军车“扔东西”的方式远远不能解决志愿军战士御寒的衣物。很多连队每班只有一两床棉被,夜间只能十几个人挤在一起,睡觉的时候,一边一个,把对方的脚抱在怀里,枕着自己的胶鞋睡觉。

自动草稿

即便如此,长津湖地区的恶劣天气还是给志愿军战士带来大量冻伤减员,最让人痛心的是,新兴里战斗中,第27军80师240团5连在冲锋时受到美军的火力压制,全连呈战斗队形卧倒在雪地,最后全部冻死。这段历史也在电影《长津湖》中得到了展示:美军师长史密斯在撤退途中看到了中国战士的冰雪丰碑,也深深地为此折服了,他说:我们永远不可能战胜这样的军队!

自动草稿

第9兵团为此付出的牺牲并没有白费,他们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打出中国人的志气、骨气和底气。在长津湖地区,志愿军们与“武装到牙齿”的美军浴血奋战十余昼夜,共歼灭敌人13916人,让麦克阿瑟的“圣诞总攻势彻底破产,为抗美援朝的最终胜利奠定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