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7天居Netflix全球收视第一,平平无奇的《鱿鱼游戏》凭什么?

鱿鱼游戏》的全球热潮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Netflix排名统计网站Flex Patrol 30日显示,这部由《熔炉》导演黄东赫执导,由李政宰、朴海秀主演的韩国原创的现象级剧集,已经连续七天在Netflix电视节目类中全球排名第一。

自动草稿

这意味着该剧距离成为网飞史上收视最高剧集仅有一步之遥。

网飞联席CEO 泰德·沙朗达斯早前表示,这部集合了众多韩剧男神李政宰、孔刘、李秉宪的剧集,已成为史上收视率最高非英语原创剧,并称它有很大机会成为史上收视最高的网飞剧。也就是连《怪奇物语》都可能要被其超越。

即使没有网飞官方的确认,也不难感受到该剧掀起的全球热浪,《鱿鱼游戏》词条挂在热搜曾连续一周,豆瓣评分人数高达15.4万。

全球范围内,该剧已经在Netflix北美、韩国、日本、新加坡、泰国、德、英等近20个国家或地区拿下日榜第一。在此之前还从未有韩剧登上过美国收看榜首位,即使是声势浩大的《王国》也没做到过。

但剧集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时也引发了不小争议,尽管IMDb2.9万人打出8.3分,在著名评分网站烂番茄上该剧评分曾一度达到100%,,但剧集的豆瓣评分却一路滑落至7.7分。

自动草稿

许多观众认为该剧并无新意,不过是又一部《赌博默示录》+《大逃杀》+《饥饿游戏》的混合版,对于该剧过于匆忙的大结局、男主变幻不定的人设等,不少中国剧迷都提出了质疑。

早前剧集导演黄东赫还表示,在拍摄第一季时,因为拍摄太辛苦,他掉了六颗牙齿。因为太累所以短期内都无法拍摄第二季了。结果还有中国网友吐槽导演:老掉牙了。

自动草稿

但仅仅是大尺度+“无限流生存游戏”的热门题材似乎并不能解释该剧在全球范围内的成功,众所周知的是,网飞剧一向在尺度上放得够宽,《鱿鱼游戏》也并不是第一部大逃杀式的剧集,那么火的为什么是它?

从类型上看,该剧属于近几年网飞剧大获成功的犯罪惊悚类型,此前网飞与日本合拍的,由山崎贤人、土屋太凤主演的《弥留之国爱丽丝》,与韩国合作的《王国》、《他人即地狱》都属于这一类型,并取得了不俗成绩。

自动草稿

从网飞的“爆款法则”来看,该剧仍属于网飞全球战略的成功:联手全世界各国最优秀的商业类型创作者、找准该国最擅长的题材类型,不惜成本,以电影班底打造爽剧,已经为网飞创造出多部全球爆款。

从爆款元素上分析,《鱿鱼游戏》几乎包含了这个时代犯罪惊悚剧集爆火的众多关键元素:大逃杀背景、生存类无限流、解谜推理、人性大考验、大尺度以及快节奏等,总之处处踩在观众“爽点”上。

自动草稿

但这依然无法解释该剧的巨大成功,至少在大逃杀、无限流式生存游戏类剧集中,该剧口碑远远算不上顶级。

这类影视剧普通有着类似的模式,即主角被困在某种残酷的生存游戏中,必须完成特定的挑战任务,一直玩到通关才能生存,而被淘汰者往往要付出生命。

但国内剧迷心中此类作品的经典依然是加拿大电影《心慌方》,日本电影《大逃杀》、好莱坞作品《饥饿游戏》等,近年该类作品中评分更高的也是日本导演三池崇史的《要听神明的话》和之前网飞推出的《弥留之国的爱丽丝》,还有不少剧迷对笔者表示,玩“大逃杀”韩剧玩不过日剧。

但为什么商业上更成功的却是《鱿鱼游戏》?

一个被广泛提到的原因是时机。

疫情时代大众普遍生活压抑,越是生活苦闷越需要“更刺激”的内容完成情感代偿,而随着丧尸题材逐渐同质化,“大逃杀”类型又重新成为下一个爆款挖掘机,正如一位剧评人说的,爆款内容就是潮汐往返,你方唱罢我登场。

自动草稿

另一个原因是该剧强烈的社交属性。

相比过往《心慌方》等同类型口碑巅峰作品极度烧脑的游戏设置,剧集的设置相对简单,全球出现的六个儿童游戏:一二三木头人、挖桠糖、弹珠、拔河、过桥、鱿鱼游戏等,在全世界范围都或多或少流行过,更方便引发讨论。

自动草稿

而生死闯关、观察类真人秀式的设计,又带来了沉浸式体验,加上韩剧擅长的贫富对比式的剧情设置,令该剧更容易在全球社交媒体上形成二次讨论传播,甚至是引发一场短视频和剧本杀时代的模仿热潮。在国内就已经有不少类似游戏的讨论帖文,尤其是“挖桠糖”游戏更是引发了许多短视频作者的挑战秀。

而剧中对人性的追问,又进一步提升了剧集的逼格,并助推了剧集的热度不断被推高。特别是在弹珠游戏那集,当人在面临生死抉择时,是否会为了自己活下去而出卖自己的好友,很容易令普通观众代入。

自动草稿

但正如剧迷说的,这的确不是一部完美的剧集,而是一部优缺点基本都很明显的剧集。

该剧被公认的优点是节奏明快,制作严谨,叙事张弛有度,李政宰等主要演员表现出色,就连客串的孔刘、李秉宪都令人印象深刻,甚至引发不少剧迷猜测第二季将以他们为主角展开故事。

自动草稿

但剧集的缺点同样明显:设定有些老套,本该成为亮点的选手之间的斗智高开低走,男主人设令人费解,结局更是拍得不明不白。

黄俊昊有没有死?手机里的证据有没有传送成功?从他中枪的位置来看,根本不是心脏的致命处,那是不是意味着第二季黄俊昊可能会成为一个关键人物,甚至和哥哥一决高低?

自动草稿

另一个最大的疑问是:第一季拿到几百亿韩元奖金的成奇勋最后真的会再参加第二次游戏吗?还是和黄仁昊一样成为游戏的管理者?有网友猜测,成奇勋的红发已经暗示他在下一季会黑化。

自动草稿

但现在一切都是未知数。

无论该剧有没有第二季,从内容趋势上看,这类能满足观众爽感,提供像“过山车”一样让人手心出汗的紧张刺激感的剧集,在未来几年内都仍将是全球热剧的爆款常客,观众乐于躺在床上喝着饮料刷着手机,观看一场别人的生存游戏,并由此感慨人性的复杂与难测。

而只要全世界依然有许多人对剧中456个身负巨额债务或是生活失败的社会边缘人的遭遇感同身受,并幻想着能一举获得456亿韩元的巨额奖金,成为人生通关游戏最后的赢家,那么《鱿鱼游戏》就能继续取得成功。

能炒这类剧集鱿鱼的,只能是观众自己。